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這些知識你該知道

時間:2018-10-29 09:59:00

來源:遵義日報

作者:

背景色:

  1.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部署主體

  2018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在全國組織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2.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時間和期限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自2018年起,至2020年結束,為期三年。

  3.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重大意義

  在全國組織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事關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

  4.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總體要求

  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針對當前涉黑涉惡問題新動向,切實把專項治理和系統治理、綜合治理、依法治理、源頭治理結合起來,把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和反腐敗、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把掃黑除惡和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結合起來,既有力打擊震懾黑惡勢力犯罪,形成壓倒性態勢,又有效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形成長效機制。

  5.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目標任務

  不斷增強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維護社會和諧穩定,鞏固黨的執政基礎,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創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6.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基本原則

  堅持黨的領導、發揮政治優勢;堅持人民主體地位、緊緊依靠群眾;堅持綜合治理、齊抓共管;堅持依法嚴懲、打早打小;堅持標本兼治、源頭治理。

  7.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實施步驟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提出:20181月前,出臺相關司法解釋或規范性文件,為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提供有力司法保障。20181月進行部署,正式啟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2018年,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突出問題得到有效遏制,在全社會形成對黑惡勢力人人喊打的濃厚氛圍。

  2019年,對尚未攻克的重點案件、重點問題、重點地區集中攻堅,對已偵破的案件循線深挖、逐一見底,徹底鏟除黑惡勢力賴以滋生的土壤,人民群眾安全感、滿意度明顯提升。

  2020年,建立健全遏制黑惡勢力滋生蔓延的長效機制,取得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壓倒性勝利。

  8.中央明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十類打擊重點

  (1)威脅政治安全特別是制度安全、政權安全以及向政治領域滲透的黑惡勢力;

  (2)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壟斷農村資源、侵吞集體資產的黑惡勢力;

  (3)利用家族、宗族勢力橫行鄉里、稱霸一方、欺壓殘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惡勢力;

  (4)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鬧事的黑惡勢力;

  (5)在建筑工程、交通運輸、礦產資源、漁業捕撈等行業、領域,強攬工程、惡意競標、非法占地、濫開濫采的黑惡勢力;

  (6)在商貿集市、批發市場、車站碼頭、旅游景區等場所欺行霸市、強買強賣、收保護費的市霸、行霸等黑惡勢力;

  (7)操縱、經營“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

  (8)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黑勢力;

  (9)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的黑惡勢力;

  (10)境外黑社會入境發展滲透以及跨國跨境的黑惡勢力。

  9.遵義市明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十三類打擊重點

  (1)威脅政治安全特別是制度安全、政權安全以及向政治領域滲透的黑惡勢力;

  (2)以宗族關系為紐帶,稱霸一方,胡作非為,多次毆打村組干部和群眾的黑惡勢力;

  (3)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基層選舉、壟斷農村資源,侵占或侵吞集體資產的“黑村官”;

  (4)利用家族、宗族勢力橫行鄉里、欺壓殘害百姓的“村霸”;

  (5)在征地、租地、拆遷、工程項目建設等過程中煽動鬧事、組織策劃群體性上訪的黑惡勢力;

  (6)在建筑工程、交通運輸、礦產資源、漁業捕撈等行業、領域,強攬工程、惡意競標、非法占地、濫開濫采的黑惡勢力;

  (7)以暴力控制市場,壟斷經營,強攬土方、拆遷、修路、沙石等工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收取“保護費”的黑惡勢力;

  (8)在煤礦、沙石、礦山等資源生產領域和重點工程建設項目,暴力搶占、強迫買賣、非法開采和收取“保護費”等控制市場的黑惡勢力;

  (9)在商貿集市、批發市場、車站碼頭、旅游景區等場所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的市霸、行霸等黑惡勢力;

  (10)操縱、經營“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

  (11)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黑惡勢力;

  (12)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的黑惡勢力;

  (13)境外黑社會入境發展滲透以及跨國跨境的黑惡勢力。

  10.“兩高兩部”《指導意見》對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認定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法發[2018]1號),黑社會性質組織應當同時具備《刑法》第294條第五款規定的“組織特征”“經濟特征”“行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

  (一)形成較穩定的犯罪組織,人數較多,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

  (二)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手段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以支持該組織的活動;

  (三)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

  (四)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或者縱容,稱霸一方,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由于實踐中許多黑社會性質組織并非這“四個特征”都很明顯,在具體認定時,應根據立法本意,認真審查、分析黑社會性質組織“四個特征”相互間的內在聯系,準確評價涉案犯罪組織所造成的社會危害,做到不枉不縱。

  11.“兩高兩部”《指導意見》界定的“惡勢力”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法發[2018]1號),具有下列情形的組織,應認定為“惡勢力”:

  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

  惡勢力一般為三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違法犯罪活動主要為強迫交易、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等,同時還可能伴隨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強迫賣淫、販賣毒品、運輸毒品、制造毒品、搶劫、搶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眾“打砸搶”等。

  12.“兩高兩部”《指導意見》對“保護傘”“包庇”行為的規定

  《刑法》第294條第三款規定的“包庇”行為,不要求相關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利用職務便利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酌情從重處罰。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事先有通謀的,以具體犯罪的共犯論處。

  13.“掃黑”與“打黑”的區別

  中央組織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與以往的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相比較,“打黑”更多是從社會治安角度出發,強調點對點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掃黑”是從夯實黨的執政根基、鞏固黨的執政基礎、加強基層政權建設、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圍內,更全面、更深入地掃除黑惡勢力,不但要打擊犯罪,還要打擊違法行為。“掃黑”內容更加豐富,不僅強調治標,更要治本;不僅要鏟除黑惡勢力,還要深挖徹查其幕后“關系網”和“保護傘”,同時更加重視綜合治理、源頭治理、齊抓共管。

責任編輯:
糾錯 打印 收藏

分享:

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