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山關

時間:2017-02-17 16:14:00

來源:桐梓縣政府網站

作者:

背景色:

   

  婁山關又名婁關、太平關,是大婁山脈的主峰,海拔1576米,北距桐梓縣城13公里,南距遵義市50公里,在遵義市匯川和桐梓縣交界處。北距巴蜀,南扼黔桂,為黔北咽喉,是兵家必爭之地。婁山關關上千峰萬仞,重崖疊峰,峭壁絕立,若斧似戟,直刺蒼穹,川黔公路盤旋而過。據《明史紀事本末》載,萬歷年間,總兵劉與播州土司楊朝棟曾激戰于此。人稱黔北第一險要,素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說。 

  婁山關載入中國革命史冊,是因為中國工農紅軍為保證遵義會議勝利召開而進行的由南向北攻克婁山關的戰斗,以及遵義會議后紅軍再次進行的由北向南攻克婁山關的激戰,兩次均取得偉大勝利。紅軍的英雄壯舉寫下了光輝的歷史。1935年1月初,中央紅軍由南向北分三路突破烏江天險。1月6日,紅軍先頭部隊進入遵義城。為了建立黔北防御,保證建立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新根據地”,中央軍委決定派紅一軍團第二師四團追殲北竄之黔軍侯之擔部,攻克婁山關,占領桐梓縣城。 

  命令一下,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和一軍團政治委員聶榮臻即到遵義城北門四團駐地部署了戰斗任務。四團團長耿飚、政委楊成武當即率部隊北進。一營長李光順率一營擔任正面主攻,二營為二梯隊集結山腳待命。扼守在婁山關上的敵人,是從烏江防線潰退下來的黔軍第三旅林秀生部兩個團。四團在迅速斷敵退路后,正面強攻部隊即以密集火力,從關南發動總攻,迅猛殺上婁山關。紅軍冒著槍林彈雨,沖入敵陣,與敵人白刃肉博,占領關口。敵人向北狼狽逃竄,四團乘勝追擊下關,經南溪口、紅花園直撲桐梓縣城。潘峰率領的側翼部隊已克桐梓,俘敵數百,繳獲大量物資。當天,紅二師師部進占桐梓,婁山關戰斗大獲全勝。1月10日,紅軍追殲敵人,在新站與敵侯之璽部兩個團激戰一整天,并擊退川敵廖海濤部,11日進占松坎。紅一師與第十團亦從遵義趕到,進駐桐梓、新站、松坎、酒店埡與川軍對峙,組成了遵義的北面防線,為保衛遵義革命中心區的安全和黨中央在遵義召開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作出了重要貢獻。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貴州遵義召開的獨立自主地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一次極其重要的擴大會議。這次會議是在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和長征初期嚴重受挫的情況下,為了糾正王明“左”傾領導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挽救紅軍和中國革命的危機而召開的。 

  遵義會議集中全力解決了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和組織問題,肯定的毛澤東的軍事戰略主張,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會議在與共產國際中斷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地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開始確立,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走向成熟。這是黨生死攸關的歷史轉折點,中國革命從此打開了新局面。 

  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和紅軍中的領導地位,是我黨歷史上的轉折點。但是,蔣介石從各省調集40多萬兵力,分七個縱隊四面八方撲向黔北,妄圖把3萬多紅軍“聚而殲之”。為了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中央軍委制定了在宜賓、瀘州間北渡長江與紅四方面軍會合的作戰計劃長江沿線敵情嚴重,不利紅軍渡江,中央軍委電令各軍團轉移到敵兵力薄弱的云南扎西。蔣介石令川軍、滇軍向紅軍側擊,并在川南部署兵力合圍紅軍。突然離開扎西、揮戈東進。命三軍團軍團長彭德懷、政委楊尚昆負責指揮一、三軍團及干部團進攻婁山關。彭德懷接受任務后立即命三軍團第十三團主攻婁山關,一軍團第一團向關東側石炭關迂回,其余各部隨前鋒向婁山關挺進。25日上午9時,十三團在向婁山關疾進途中,在紅花園與趕赴桐梓增援的黔軍杜肇華旅(王家烈的主力部隊之一)的第六團遭遇,敵且戰且退,由南溪口退守婁山關。其團長劉鶴鳴急命“雙槍兵”進入隘口兩側高地,右翼由第二營扼守,左翼由一連防守,阻止紅軍正面進攻,并掩護敵一、三兩營在關上構筑工事。敵旅長杜肇華退駐關南黑神廟指揮。敵師長柏輝章命宋華軒率第十團向婁山關右翼增援,令十五團駐守板橋,防止紅軍從東側抄襲后路,還命令敵第六團團長劉鶴鳴“固守婁山關三日”,以掩護吳奇偉部由貴陽渡烏江馳援遵義守敵。紅軍由紅花園進抵關北南溪口,經偵察決定,由十三團主攻關口,紅十團及一軍團一部從兩側包抄,斷敵后路。十三團團長彭雪楓、政委蘇振華率領紅軍攻關,在強大火力掩護下發起猛烈仰攻。一營攀懸崖進攻制高點金山,兩個沖鋒梯隊喊聲如雷,投出排排手榴彈,端著刺刀沖出敵陣,經過激烈肉搏戰,終于打垮守敵,攻占點金山高地。敵軍組織強大火力,拼湊“敢死隊”反撲,敵軍官以手槍督戰,逼“雙槍兵”冒死攻山。紅軍與敵人在點金山和大尖山一線進行了反復拼殺的拉鋸戰。下午4時,紅軍在軍團組織的火力掩護下,發動五次沖鋒,擊斃敵督戰官,乘勢猛沖,連續攻占了婁山關兩側的十多座山頭,完全突破敵防線,在黃昏前牢牢控制了關口。 

  劉鶴鳴收拾殘兵敗卒,退守關南黑神廟一線。25日晚,為奪取婁山關戰斗的最后勝利,中央軍委命令謝嵩、鐘赤兵率領三軍團十二團從桐梓楚米鋪連夜趕赴婁山關,接替與敵人血戰一天一夜的十三團一營;命令張宗遜、黃克誠率領紅十團從婁山關東側,由小箐、牛王屯迂回打擊板橋馳援之敵十五團;命令鄧國清、張愛萍率領紅十一團遠出婁山關西翼,由小水田經混于場直播高坪大橋,截斷板橋和遵義的聯系,斷敵退路。26日清晨,婁山關上籠罩著濃云密霧。盤踞關南的敵軍精銳第四團,排成密集隊形向關口發起集團沖鋒;劉鶴鳴第六團殘部也蜂擁攻關,企圖奪回點金山高地。敵旅長杜肇華令第十團宋華軒部、十六團金祖典部,分從左右兩翼包抄關口,在輕重機槍掩護下,發動6次沖鋒,占領了婁山關口以南沿公路的軍事哨和小哨。紅十二團居高臨下,擊潰敵人多次反撲。敵人仰仗兵多彈足,又多次向婁山關猛攻,作垂死掙扎。紅軍正面出擊,左右迂回包抄,前后夾攻,沿公路向南縱深追擊。戰斗從清晨持續到下午五時,紅軍牢固地占領了關口,在關口至板橋一線,殲滅和擊潰敵人四個團,漫山遍野和公路上擺滿了敵人的尸體、武器、轎子和煙槍。紅軍乘勝猛追,在高坪、董公寺一線又殲敵四個團。傍晚,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彭德懷相繼策馬登上婁山關,又先后下馬觀看剛結束戰斗的戰場。毛澤東突然想起一月前經過婁山關時哼過的幾句新詞。他再次跨上馬背,續完了《憶秦娥·婁山關》:“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嗽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28日晨,紅軍在城南紅花崗、老鴉山與趕來增援的偽中央軍激戰,殲滅吳奇偉五十九師、九十三師大部,并將敵趕到烏江以南,勝利結束了遵義戰役。婁山關激戰與遵義戰役的勝利,使紅軍擺脫了被動地位,粉碎了蔣介石企圖在川、滇、黔邊區全殲紅軍的夢想。遵義戰役后,紅軍又三渡赤水,四渡赤水,兵臨貴陽,西進云南,巧渡金沙江,沖出絕境,實現了北上抗日的偉大戰略計劃。 

  從此,紅軍戰斗過的婁山關,便成為黔北著名的革命紀念地。解放后,婁山關被列為貴州省文物保護單位。江澤民等許多國家領導人親臨婁山關瞻仰和紀念。國內著名書法家舒同題寫了“婁山關”摩巖石刻。

  地址:遵義市匯川和桐梓縣交界處 

  門票:免費 

  交通:從遵義收費站途徑蘭海高速,G210國道到達目的地。 

  聯系電話:0851-26825008 

責任編輯:
糾錯 打印 收藏

分享:

云南快乐十分